icon-fbicon-igicon-youtubeicon-weibo

為音樂服務

【FreShMAn 獨家專訪】 陳昇 : 以前的我,就是「嬌情」

 

 

「現在做音樂,已經沒有在想商業的事情了!只是對世界的不滿越來越多,想死掉之前把牢騷發完就可以 .... 」

 

世界越來越複雜,不論是聽音樂還是做音樂的,就是找一個藉口,跑到音樂裡逃避;但是昇哥(陳昇)不逃避,不管以前或現在寫的東西,都是在挑戰、挖掘對世界的不滿。

 

bobby 1

 

七天

新專輯《七天》不是單純在寫小黑蚊生命只有七天,昇哥想說如果大家有七天會做什麼?瘋狂開趴?去個旅行?其實七天很尷尬,跑遠的地方用不夠,呆在家又嫌無聊。昇哥用七天做了一張專輯,在花蓮一個小村,找一個老房子當錄音室,簡單的把攝製組、團員、演員等等約到那邊,晚上錄音,錄好給大家聽一聽,白天拍MV,過程沒有遇到很大的問題,因為團隊合作很久都很有默契。

 

「現在做音樂很難,不是在內容、製作方面,這個世界太多題材,難的都是在經費的問題。」因為工作,昇哥長年跟團員生活在一起,所以可以很快速產生作品。 《七天》這張專輯,他們在四月騎腳踏車到花蓮紅葉村,一個很熟悉的地方,鄉長和作品中的人物,速成地在昇哥腦袋邊轉,用兩個月在公司把作品醞釀,然後六月就把工具搬到花蓮去錄音;因為大家都很集中,音樂一兩天就完成,其他混音雜碎的事情,就回來台北才整修。

 

昇哥打趣的說:「如果你想做一張關於你家的專輯,我就在你家住七天,把團員叫來問他們的觀點,會有很多題材,就可以製作一張專輯了!」

 

bobby 2

 

我是生魚片

不停loop這張專輯,給人很organic的感覺外,vocal(人聲)更是吸引人,不管是昇哥的lead vocal還是和音。簡單的編曲,沒有鼓、keyboard .... 就純粹結他和 vocal,拿捏就更加困難。「我覺得現代做的音樂就好像做菜,bass就是辣椒,鼓是大蒜,keyboard是薑蔥 ... 什麼都混起來炒一炒,最後拉個芡就完成,主菜新不新鮮也沒有問題。但這次只有結他和vocal,自己就好像生魚片,只可以沾沾醬油就吃;生魚片不新鮮,你就馬上知道。所以這次錄音挑戰蠻大的,連呼吸聲或虫聲都清楚聽見,就像一個很高檔日本料理的感覺。」

 

愛上小瑕疵

做音樂超過30年,昇哥現在不追求完美,反而追求完整。錄製過程都希望「one take」,在現代錄音行業幾乎是不可能,但昇哥要求整體感覺,不喜歡做那些「補補貼貼」的音樂。

 

「有一首歌的結他部分有一個小瑕疵,需要補一小節。在錄音室再聽,但是後面已經把虫的聲音錄進去,除非你把虫再叫來才可以重錄,所以我還是保留。Always one take 永遠感覺最好,幾年後你再聽會覺得這個miss掉的東西也很屌,其實當時我已經發現,但我還是要整體感覺,現在反而愛上這個小瑕疵。」

 

bobby 3

 

 我的和別人的故事

這張專輯,昇哥明顯做得比之前幾張輕鬆,尤其是在創作部分。這兩年密集地發行了五張專輯,17年中的《歸鄉》壓力就比較大,寫自己的故鄉,邊寫邊流眼淚:想到母親,想到家鄉,兒時的玩伴,都是十分動容的片段。下來是《南機場人》,寫南機場一些眷村的東西,是別人的故事。然後是《華人公寓》,是遊記,一些玩很開心的旅程。接下來是《無歌之歌》,因為昇哥以前的錄音室要拆,就跟20多年前的老團員湊起來,把回憶寫下來。然後這一張,寫小村子遇到的人和事。「因為做這張專輯安靜太久,我的團員已經按耐不住,可能下一張就是heavy metal,瑪麗蓮陳昇又要來了! 」

 

需要溫暖的新郎

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TICC,做了26年的跨年演唱會,沒有刻意的「堅持」,只是26年前滾石年代的大拼盤《快樂天堂演唱會》開了個頭,一個不經意的延續。「當年臺灣還沒有跨年演唱會,滾石一直把場訂下來做,反應也很好;其他人退出,我繼續做下來。後來市政府、101蓋好,外面在搞跨年,我們繼續在裡面跨年,就是這樣而已。」曾經做一連五埸,後來因為太累減到兩場,團員、工作人員都很熟悉和習慣這個模式、這個氛圍,不管觀眾或工作人員,每年都在期待這個大趴。

 

「我的角色就好像結婚時候,新郎都不知道幹什麼,都是別人在張羅,新郎最後去洞房,傳宗接代。我每次把歌單50首開完,差不多的時候練一練,然後他們舞台設計,服裝、票務 .... 我只管好我舞台演出就可以。」主辦方有問要不要去小巨蛋,但昇哥還是喜歡在室內跨年,一個溫暖的感覺,一個跟觀眾剛剛好的距離,現在只要做專注、精緻的成品,專心做好一個新郎就好。

 

以前就是「嬌情」

60歲的昇哥形容剛出道的自己:就是嬌情!

當時他沒有很喜歡音樂,只是機緣巧合下做了歌手。當然以前做宣傳的時候,模板答案必定是「喜歡音樂才做音樂」,其實都是為了生活。「當兵後進了唱片公司,做了五年幕後,幫別人做唱片寫歌。後來我的錄音室師傅就鼓勵我,自己寫給自己唱,之後就自己組團,兩年後發自己專輯。」

 

當年,昇哥發了幾張專輯後,歌曲漸漸為人熟悉,知名度也建立起來,出show的價碼也越來越高。「那時候,很單純的想快點賺錢繼續出下一張,為了生活、為了資金,沒有那麼偉大的為音樂。所以回到那個狀態我就是『嬌情』,那個時候就是討好世界、討好現金,唱歌和做什麼事都用一副蠻力,做一些別人想看的東西。」

 

當然,現在的星哥嬌情不再,更不需要為商業或市場元素去做音樂,他只想用音樂分享他的視角和感受。雖然對這個世界充滿牢騷,但透過昇哥的作品,讓我們重新感受世界的單純,讓我們看見世界的真實和美好。

 

文:本刊編輯

攝:VeryBrutus

 

gig

 

  「逃跑的日子」陳昇 2020跨年演唱會

 

地點:台北國際會議中心 TICC

時間:2019/12/30(一)、2019/12/31(二)晚上20:30

 

udn售票網

https://tickets.udnfunlife.com/application/UTK02/UTK0201_.aspx?PRODUCT_ID=N06N4RVT&kdid=A01

 

《把悲傷留在山上》After 10

《把悲傷留在山上》After 10

詳情 Details
FB_IMG_1583076310624

《重聚那一天》Pandora

《重聚那一天》Pandora

詳情 Details
Screenshot_20200301_232611

《不能回家》謝雅兒

《不能回家》謝雅兒

詳情 Details
500x5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