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on-fbicon-igicon-youtubeicon-weibo

為音樂服務

返回 Back

謝雅兒 最「社工」的音樂:甘願做個播種的人

「其實害怕,其實掙扎,有一天,不能回家...」

 

周末坐在藝穗會二樓的Colette Artbar,看著隨處可見的藝術飾品,再默默打開雅兒的《不能回家》,然後被歌曲開首的呢喃抽離到平靜的空間。旋律像一條小船般蕩入心裏,帶人遠離生活的喧囂。

 

初聞不知曲中意,再聽已是曲終人。這是音樂的魅力,也是雅兒安撫人心的魔力。

 

 

甘願做個播種的人

19世紀奴隸制結束後發展了Blues;70年代貧困的美國黑人青年發揚了Hip-pop。從後些年份的發展歷史來看,音樂與宗教都是最隨著社會氣氛而改變的時事記錄。在香港社會動盪,世界為疫情所擔憂的2019年,許多的歌曲也油然而生。曾經擔任社工的雅兒,亦以她溫和的切入點,打造了《不能回家》一曲。

 

面對時事,普羅大衆都希望有音樂能表達自己的擔憂和憤怒,但是社會最需要的其實是安慰。由同理心出發,少有多餘的批評與控訴,《不能回家》講述的更多是心痛和無力。雅兒放棄了社工的機會,雖然不能更直接地幫助服務使用者,但是她的歌曲卻能療癒更多人的心靈。就像播種人一樣,埋下了許多希望種子,等待它發芽生根的一天。

 

雅兒:音樂的傳播性很強,一首作品可以流傳很久,而在不同的時間更會有不同的詮釋,這是音樂和藝術對我的意義。

 

像十六歲般勇敢的人

對於樂壇新人來説,闖蕩娛樂圈不僅需要一種無畏,更要磨練對自己信念的堅持。之前徘徊於社工和音樂的時候,雅兒對自己也有許多的不確定。尤其面對圈内資深的音樂人和導演給予的意見,雅兒也一度掙扎於自己想表達的音樂。當上一代對於「你應該」有一套自己的標準,而這一代對於「我想要」卻又有另一套嚮往的時候,當中的拉扯無疑造就了年輕人的不確定。

 

 

雅兒:以前參加比賽的自己很焦急,很想儘快成爲一位全職歌手,結果會偏離自己的音樂,只考慮如何吸引觀衆的注意。觀衆其實最明白,台下很容易看出你唱歌的動機。

 

旁觀回不了家的人

《不能回家》的MV講述一個漂浮在水中的女生,手上被代表「生」的繩子綁住,而脚上則被代表「死」的繩子束縛。無論如何掙扎,當「生」的連結斷裂,她也只能沉到水底,靜候最後一刻的來臨。而作爲旁觀者,除了痛心的輕輕觸摸她的臉頰,嘗試給予一點安慰以外,大概也是無能爲力。

 

打開電視,看著每天的新聞,從國際矛盾到切身處地的香港大事,我們多數人其實都經歷著日復一日的無力感。雅兒把這種無奈轉化成自己内在的力量,在飄渺的歌聲背後,緩緩而堅定的唱著。雖然《不能回家》沒有加入藝術治療(Music therapy)方面的理論,但是歌詞裏的溫柔比任何理論都窩心。「直到有天,我回來,不再等待。我的愛,始終都會來。十六歲的無畏勇敢,還在。」

 

猶記得那天採訪完結的時候,雅兒走過來笑著感謝我們喜歡她的音樂。或許她曾經是一個想做音樂的社工,現在卻唱著最「社工」的音樂。

 

文:圈圈

攝:VeryBrutus

特別嗚謝:香港藝術會

 

 

Colette Artbar @ Fringe Club

 

Opening Hours

Monday: 12:00 - 15:00

Tuesday - Thursday: 12:00 - 22:00 

Friday: 12:00 - 00:30 

Saturday: 16:30 - 00:30

Sunday: Closed

《變廢為寶》薛之謙

《變廢為寶》薛之謙

詳情 Details
Screenshot_20210720_103431

黄品源 - 我在北京过了冬 [mqms2]

《我在北京過了冬》黃品源

詳情 Details
Screenshot_20210720_103456

《並不是夕陽美景》Control T

《並不是夕陽美景》Control T

詳情 Details
Screenshot_20210720_1034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