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on-fbicon-igicon-youtubeicon-weibo

為音樂服務

有種感情叫兄弟:PANDORA 的十年之約

遠在浪漫的希臘,有這麽一個神話;傳説宙斯給了潘朵拉一個盒子保管,並叮囑她絕對不能打開。年輕的潘朵拉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打開了盒子想要偷看,所有「疾病」、「痛苦」因而降臨人間,只有「希望」完好保留在盒子中。自此潘朵拉的盒子象徵在厄運中幸存的希望。

 

 

不再年幼的潘朵拉

回望十年前的Pandora,四個年輕人穿著紅黃藍綠各色的便裝,帶著草帽,一舉一動都帶著青澀和活力。而十年後的今天,Pandora只留下3位成員,穿著也偏向沉穩的深色,訴説著更多從男孩到男人的成長故事。從2017年第一首派台歌《捉緊心跳》開始,到2019年成功舉行首個音樂會,一步一脚印的經驗無疑給他們帶來了更多自信。而能夠在今年推出十週年紀念歌曲《重聚那一天》,也有賴團員和幕後的一衆班底。

 

 

Tony:MJ(監製及填詞)的自由度很大,我們和他都一直在溝通,所以他很清楚我們想做什麽音樂。而我和Gary(監製)曾經去過其他歌手的表演幫忙,所以他很清楚我歌聲的特色和缺點,乃至於能教我如何感受當刻歌曲的情緒,用咬字令聲音更入人心。

 

Michael:《重聚那一天》其實是講述回憶,所以我們希望還原到以前Band仔的音樂感覺。不會到了歌曲中段才加入鼓聲,而是從頭到尾都由所有樂器一起演奏。

 

TSiu:我和Tony在作曲的時候考慮了更多旋律上的事情,想要抓住觀衆的耳朵。而編曲上也花費很多時間去處理前奏等等的鋪排,加强回憶的感覺。

 

 

完成任務後散聚有時

「一年之守、三年之痛、五年之離、七年之癢、十年之約。」這句話不止適用於男女之情,也適用於朋友的感情。Pandora從成立至今經歷過幾次大轉變,成員人來人往,直到今天留下三個元老級成員,只能說是緣分使然。夾Band的「夾」字真真一語中的。既然有人「夾」而留下,就必定有人不「夾」而離開。

 

Pandora:選擇把自己最黃金的時間留在這隊Band,其實最重要是我們三個要有共同目標,不會後悔。好像情侶拍拖開始有太多質疑,現在穩定到好像結了婚一樣。就算大家時不時會吵架,但是不會再傷害到最根本的感情。現在的作品像是我們的孩子,我們更注意的是如何把孩子教好。至於之前團員離開就像和平分手,留下回憶紀念。

 

厄運中幸存的希望

在疫症肆虐的2020年,演藝行業面臨了雪上加霜的處境。大幅取消的商業演出降低了曝光機會,如何轉營將是演藝人員本年度的生存關鍵。成員都是新生代的Pandora選擇「電子化」自己的音樂,透過IG直播表演及Youtube短片加强與觀衆的互動。「疫症期間要留在家裏其實很悶,所以我們反而想出更多歌曲在網上平台。而且我們三個喜歡聊天,與彼此也好與觀衆也好,相信會比較容易適應網上表演的方式,與觀衆的互動感也會更強。」

 

 

散播希望的潘朵拉盒子

除了表演形式上的轉變,Pandora亦希望自己的音樂能夠或多或少消除社會上的憂慮,以一個傾訴的方式,帶來更多的正能量。與其責駡,不如溫柔以待。其他的樂隊通常玩性很重,但訪問見到的Pandora卻仍然似是富有朝氣的學生團隊,藉著自己的音樂散播希望,陪著人們度過艱難的時刻。

 

《重聚那一天》問到「成長的歲月裡,我們都被世界改變。有沒有一些人,每次見面,都可以讓你變回當初的小孩?」對於Pandora來説,團員們彼此應該是最沒有負擔的朋友。有句話叫「一旦成爲兄弟,一輩子都是兄弟。」

 

文:圈圈

攝:VeryBrutus

特別嗚謝:香港藝穗會

《一口一口》韋禮安

《一口一口》韋禮安

詳情 Details
img-221b4f026b5db49b3eade780238c9ec6

《想見你想見你想見你》八三夭

《想見你想見你想見你》八三夭

詳情 Details
img-23ffdf5de9e3ab40cc410d1d00fe52dc

《背光旅行》黃偉晉

《背光旅行》黃偉晉

詳情 Details
img-fbb3ccd7e0d6f94ede4c7a4e8615c99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