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on-fbicon-igicon-youtubeicon-weibo

為音樂服務

返回 Back

【音。波 SOUND. WAVE】傾· 城

文:葉宇波 Benny

 

「二十六夜,熱力在四射,浪漫如瀑布飛瀉~」天王浪漫魅力一射,又何止二十六Year?

 

如果按郭富城(Aaron)初試啼聲成名作《對你愛不完》的首發行年份(1990)來計算,今年(2020)正好是郭天王進軍樂壇三十周年,而有明顯跡象顯示,這份「絕對美麗」的「最激狂野誘惑」,還將繼續放射,「天天月月年年到永遠」。

 

 

      2020年5月9日,下午5時,全網鼓舞 · 動起來 —— Aaron帶領近100名舞者,在維港畔戶外平台舉行全球直播的網上慈善演唱會,為專業舞蹈員及電影幕後基層工作者籌募抗疫經費,同時為低迷氣氛下的大家提供歡樂、發放正能量。一刻是《對你愛不完》《狂野之城》《有效時間》《Para Para Sakura》《動起來》《唱這歌》的勁歌熱舞,一刻是《到底有誰能夠告訴我》《我是不是該安靜的走開》《愛的呼喚》《三岔口》《不老的情歌》的細膩情懷,一小時「城意」滿滿,全球一齊見證,阿王以最《強》而有力的舞士精神《分享愛》。

 

 

      演唱會帷幕剛落,“郭富城”這三個字旋即又成了全網熱搜,帶動不少FB、Wechat朋友圈裡的老城迷們也按捺不住,頻頻發帖重數家珍,青春與淚水,絕對來得及回顧!正如網上一篇觀後評論裡寫的:天王跳的不是舞步,天王跳的是歲月,天王跳的是回憶,天王跳的是年輕時的躁動青春。

 

      來,乾杯!致躁動的青春,並趁著那份失憶諒解備忘錄的有效日期還在,我這枚近三十年「粉齡」的初代城迷,借此一隅,同大家傾下「城」先~

 

      《對你愛不完》的確可說是第一首令我真正「著迷」的華語流行舞曲(之前就只有費翔版的《惱人的秋風》給過我稍微類似的感覺)。我還清楚記得,小學五年級那個可愛的星期一,與鄰座同學攀談間無意得知,《對》獲得了當周勁歌金榜冠軍,因此會在該周一中午播放一次。於是中午十二點課一下,我整個人便像著了魔般從學校飛奔回家(幸好距離近,小屁孩飛奔也就五、六分鐘),開定定那20吋日立牌「公仔箱」,坐等歌曲MV播放,噢不,站等,因為興奮到坐不住了。彼時家裡還沒有錄影機,於是乎,每一次公仔箱裡有位青春活力小帥郭「手指 fing fing」表演「對你愛、愛、愛,不完~」時,不知怎的公仔箱前都會有一個姓葉的小屁孩,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,手腳也比劃擺動著,想把帥郭的每一個動作都記錄在大腦錄影機裡…… 噢對了,「手指 fing fing」,乃DJ前輩區新明當年在數榜時用於形容此歌標誌動作的形象說法,「連續跳咗六分幾鐘手指 fing fing 再劃一個圓圈收番返嚟」。六分幾鐘?是呀,當年聽前輩「騎唱片」很過癮的一處是,他會時不時把歌曲弄一個加長版,稱為自家extended remix,後來才知道,這是他的電台DJ祕技之一,以live mix方式駁長一首歌,以配合廣播的時間。而這首改編自田原俊彥J-Pop舞曲《不能與影子跳舞》的《對你愛不完》,撇除歌詞實際上是在講一個不夠自信的都市小伙兒「又想愛不完又覺得總是這麼難」的愛情矛盾觀,單從旋律和編曲角度看,DJ老師用來做live mix是再適合不過的了。現在我反倒納悶當年這首歌的官方remix版為何基本沒有,除了1993年的三合一medley remix《AK Super Dance 》之外。

 

 

      然而阿王與團隊卻善於不斷為經典作品帶來韌體更新,remix之定義早已擴展至造型舞步與音樂元素的創新混搭。不說其他,單看1992年初回到香港派台的《對你愛不完》tvb港版MV,與1990年夏台灣飛碟唱片發行之初版MV的舞步細節與敘事質感,已大有提升。再看了一下,喔,原來那港版MV導演是小美,唔怪得知!「小美+郭富城=(專業+認真+追求完美)x 2」,這一點我親身領會過,也同樣關《對你愛不完》事。

 

 

      2018年1月,第四十屆十大中文金曲《我和你·音樂會》,我負責大會的音樂統籌及音響編導,郭富城是受邀出席該場音樂會的神秘嘉賓(我也是在音樂會的前三天,因要finalize rundown裡的所有配樂和伴奏帶才得知信息,然而已足以引致我興奮到整晚睡不著覺,哈哈)。在正式演出的前一晚,彩排現場清場,只留總監、導演及必要工作人員,小美、城城、Sunny Wong與伴舞團隊一行抵達會場,沒有任何多餘social寒暄,隨即開始曲目彩排。城城於台上帶著ear-mon,表情嚴肅,感受著台上狀態;小美與Sunny則在台前全神貫注,留意著舞台發生的各種細節。《唱這歌》《狂野之城》的彩排非常順利,但《對你愛不完》出了一個小問題,音樂伴奏帶是單聲道的。收到的版本的確是這樣,一般而言這並不會太大地影響這類曲目的現場聆聽或轉播效果,但Aaron試了一遍,神情帶點疑慮,再試半遍,直接喊停,對我說:「這伴奏怎麼所有樂器都堆在了一起,我聽不到一個空間,你明嘅」。此時天王的表情更加嚴肅,並望了望一旁的小美,小美迅速決定,聯絡音樂監製Davy立即發送更新版本到我的工程電腦,著我判斷是否ok,並嘗試按現場環境再做些盡可能的優化,「交給你了」,小美拍了拍我的肩,說到。此時離預定彩排結束時間只有約十分鐘,這也許是我這些年負責電台大型活動音響方案以來,最緊張又最燃爆的一個十分鐘了。伴奏帶問題最終解決,Aaron摘下耳機,臉上終於露出可愛與chok爆並存的招牌笑容,輕鬆跟我們分享起他的「湊女經」來。

 

 

      第二天的音樂會演出圓滿成功,在收隊回程路上,同車的大會總監與城城通電話互表謝意,總監一邊說著一邊即時把天王的話傳給我,「喂,Benny,阿王話,多謝你呀」,聽到偶像的鼓勵說話有多開心,大家可以想像得到。但其實,我更要多謝阿王,若非跟他有一次這樣的合作交集,也許我仍然停留在欣賞偶像的前一個階段。

 

嘩,看來光是一首對你愛不完,都似乎傾極傾不完了,《傾·城》,待續~

《變廢為寶》薛之謙

《變廢為寶》薛之謙

詳情 Details
Screenshot_20210720_103431

黄品源 - 我在北京过了冬 [mqms2]

《我在北京過了冬》黃品源

詳情 Details
Screenshot_20210720_103456

《並不是夕陽美景》Control T

《並不是夕陽美景》Control T

詳情 Details
Screenshot_20210720_1034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