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on-fbicon-igicon-youtubeicon-weibo

為音樂服務

返回 Back

【FreShMAn 人物】 華晨宇 音符創造新世界

 

文:Alexander @ 閱評流

圖:台灣索尼音樂

 

聖經記載,上帝用了七日,創造了這個世界;數千年後的今天,凡間之中也有一個他,花了三年的時間,築起了新世界。

 

他,就是華晨宇。

 

當然不是由地產項目和成份股票組成的那個吧!他的《新世界》,是用音符、用樂器、用思想構建的烏托邦。

 

至於建造這新天新地的原因是甚麼?就由這些歌說起。

 

 

鬥牛

被喻為整張大碟的終極主打,單看逾六分鐘的長度,就明瞭這個章節對整個故事的重要性。 短短十秒的前奏,像重複而有節奏地敲打著眼前的欄杆,是蓄勢待發?還是心內充滿不安和糾結?

 

花花一輪說唱,是彰顯要將「對手」往死裡打的決心嗎?也許自己才是戰死沙唱的一個。站在競技場的中央,心中閃過千百萬個念頭,比說唱速度還要快。

 

望著觀眾席上一個個拼命擠出的人頭,每一下歡呼聲,都像是為自己的生命倒數似的。裴育的文字,為《鬥牛》增添了伊比利亞風情,細膩地將這場鬥牛比賽的一幕一幕都記下來;但最重要的,就是把鬥牛勇士的心情和盤托出。

 

順著由花花親自創作的旋律,還有與鄭楠老師合組而成的編曲,時而激昂勇猛,卻時而把鏡頭轉到勇士的內心,讓他來一個內心自白:

 

「這麼殘忍的活動,何以仍能換到潮浪般不能止息的喝采聲?」

 

競技場裡,勇士跟公牛雙目而視,大家都準備為生存而拼盡,沒有誰比誰高尚;但在觀眾席上的每一個腦袋,可沒有浮現過這個想法。歌曲最後用激昂結他襯托著的說唱,是跟公牛短兵相接的戰況,更是勇士對看台上歡呼著的人那怒吼。

 

將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,享受著世俗階級觀念帶來那特權的快感,彷彿是「現金世界」的普世價值,可能就是花花要著手創建「新世界」的原因。

 

 

好想愛這個世界啊

知道了要創建《新世界》的原因後,是時候要想想如何建立。一磚一瓦?還是一堆數字?在花花眼中,都是浮雲,都是不夠穩固,動輒便如《三隻小豬》中的屋子般被吹散。

 

唯有愛,無堅不摧,也無法取締。

 

在花花新世界中,充斥著的,應該是「愛」這回事,所以鄭楠的編曲,亦是充滿暖意,讓花花的聲音,擁抱每一個樂迷,錦上添花也好,雪中送碳更妙。的確,在現今世界之中,有一部分人,得不到愛的包圍,如裴育的歌詞說著一樣,只能瑟縮在床間角落裡,任讓密麻麻的烏雲侵蝕自己,直至窒息。

 

關於抑鬱這回事,世人總是避而不談,總是敬而遠之,但卻沒意識到,這個症狀已像影子一樣,跟我們形影不離。好想愛這個世界啊,不過我們並不懂愛,不理解「愛」,其實是雙向的,亦是無法計算的。

 

渴望被愛,卻發現自己未曾愛過人,單方面的苛索,最終碰到滿鼻灰子。花花就用這首歌,踏出第一步,為樂迷的心靈注入曖流,讓每一個人都感到被愛,讓每一個人都知道,自己不是孤獨的一個,抑鬱的滋養並不是一種罪行,用著每一顆音符,陪伴一個個滿身稜角的你,撐過無情的敲打,也向世人更了解他們稜角的美。

 

在花花眼中,愛,並不是「有雞先還是有蛋先」的從屬問題,兩者是可以、亦應該同時出現。愛與和平,就是填滿新世界的色彩。

 

瘋人院

前段簡潔而空靈的編排,讓世人聽清楚我們心深處的吶喊,畢竟我們的靈魂,一直被幽禁在監獄裡。

 

Reggae的節奏,跟前段的空靈一拍即合,只是我們一直被世俗束縛,以為曲風之間,存在「同性相拒」的關係。

 

《瘋人院》的編曲,就是一幀色彩繽紛的圖畫,而且對比異常鮮明,才能帶出那份難以觸摸卻不講道理的感覺。不單是編曲,花花的唱腔,也是異常的誇張,在十多個音階裡穿梭往來。

 

對,我們就是長時間被「道理」囚禁著靈魂,將腦內想法局限於一立方毫米的立方體裡,完全看不見外面的天空,是何等的廣闊,畫地為牢,以為眼前一切就是宇宙萬物,只把所有目光,都投放在兩頭蒼蠅的一舉一動、一字一句。

 

一直伴隨著「雷鬼」的結他,就是要我們醒覺,就是給予我們勇氣,告訴世人所謂的「瘋人院」,只是你們的天外天而已。

 

華晨宇要建造的「新世界」,就是要破掉立方體的圍牆,讓思想如愛一樣,滋潤我們的靈魂。

 

 

與火星的孩子對話

不從世俗的指揮棒前行,有時候的確會感到孤獨,不在於形體上的孤身上路,而是覺得地球上,根本沒有一個生命體,明白自己的想法。

 

鋼琴的清冷,花花凄凄慘慘戚戚的聲線,是要向火星的孩子告解嗎?一問一答的對唱模式,孩童的嗓子,毫無計算的喚醒我們的初心,撫平我們滿身的傷痕。

 

最少,這位火星小孩告訴我們,浩瀚無疆的宇宙裡,總會有人像他一樣,明白我們的感受。

 

隨著琴音越來越激昂,花花彷彿被火星孩子激勵了一樣,雖不至於瞬間驅走額上烏雲,但最少也懂得如何與之相處,敢於跟其他人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感受,將光逐點傳開。

 

不然的話,歌曲末段又怎會來了一幫火星人一同合唱?我們絕對不是獨行,只是同伴尚未出現而已。

 

七重人格

走音的鋼琴,像正經乖巧的樣子,一聽便知道是偽裝起來的樣子,不消三十秒便被結他打回原形。

 

《七重人格》可算是《瘋人院》的延續,經歷過「火星三部曲」後,花花明白到新世界裡,不單是要色彩繽紛,還要百花齊放,眾生皆平等。

 

走音鋼琴到狂野結他再到古色古香的中式編曲,還有佛學經文,組合起來,才是一個完整的人,才能靠著一個個完整的人,構建出一個完整的新世界。

 

七種截然不同的曲風,七個不同的人格,新世界裡,不再需要壓抑,不再需要偽裝,盡情的釋放,我們腦袋裡的狂。

 

神樹

在這一刻,已經很清楚這個「新世界」,是甚麼的模樣,就用鋼琴和結他,一層一層的搭建出來,由第一秒鐘開始,鄭楠的編曲已慢慢鋪墊出歌曲中段的變奏。

 

何以會出現如斯變奏?一切改變,總是會遭受到無數質疑,哪管是來自外界,還是自己。要為此而求神問卜,請求神樹引路?變革的同時,就要將眼前萬綠粉碎,不可以並存?「Crash and Cold」的歇斯底里,是因為建造新世界大舉伐木殺生的罪孽而起嗎?

 

再多的淚水,也掩蓋不了心內一片荒涼,唯有中段的變奏,給予我們勇氣向前,讓意志來得更堅定。特別是花花的唱法,比前幾首作品更硬朗,與結他結合,一口一口螺絲釘,合組成一株株「神樹」。

 

 

降臨

經過無數次實驗、嘗試、淌血,終於迎來新世界降臨的一剎,無論是丁彥雪的文字還是花花跟鄭楠的編曲,也是莊嚴無比。

 

新的希望,新的開始,萬物皆平等,彷彿在這一刻,獲得重生一樣,捧著新芽,降落在新的世界之上。華晨宇的唱法,一洗前幾首作品的狂野和沉重,放得更輕,來得更舒服,配上編曲,像是沐浴在溫泉似的暢快,為新生命送上祝福。

 

新世界

花了三年時間,新的世界由腦海的一個點子,化成眼前的實物,華晨宇創作的旋律告訴我們,現正身處於最瑰麗的竣工儀式之中。花花的聲線,一直由和音襯托著,往日競技場觀眾席擠滿人的畫面頓時浮現。但不同的是,現在我們身處的,已是由花花建造的新世界、一個眾生皆平等、皆受尊重的世界。

 

無論是鋼琴,還是仿中式的音效,接上了說唱亦不覺違和,實現了真正的大融和,不再互相排斥,正正實現了花花的音樂三觀,把愛、把力量,都傳給樂迷,讓我們有足夠的勇氣,走出世俗架設的框架,才能建立屬於自己的新世界。

 

《RePLAY》吴卓源 & 陈芳语 & Jinbo

《RePLAY》吳卓源 & 陳芳語 & Jinbo

詳情 Details
Re:PLAY-吴卓源.陈芳语.Jinbo

《黑卡 BLACK CARD》黄子韬 & GAI周延

《黑卡 BLACK CARD》黄子韬 & GAI周延

詳情 Details
黑卡 (BLACK CARD)-黄子韬.GAI周延

《我的深情就是個笑話》大張偉

《我的深情就是個笑話》大張偉

詳情 Details
我的深情就是个笑话-大张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