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on-fbicon-igicon-youtubeicon-weibo

為音樂服務

返回 Back

【FreShMAn 人物】林奕匡 尋找Charlie的故事

文:Alexander 

攝:VeryBrutus

 

借問Charlie何處有?音樂遙指波士頓。

 

不過,究竟誰是Charlie?教林奕匡不惜隻身走到地球的另一端,非要找到他不可?老實說,除非能找來一台時光機,穿越到1930年代,不然的話,我們最多只能找到爵士樂殿堂歌手Charlie Parker的黑膠唱片。

 

《Finding Charlie》除了是Phil最新推出的廣東大碟的名字,還是他這一趟Berklee之旅的「主線任務」。

 

Phill:在我眼中,Charlie Parker不單是爵士樂界的翹楚,更是我音樂路上的啟蒙。將時針分針撥回數萬圈,回到2000年代的中學時期,正正是因為老師的介紹,爵士樂、色士風,便走進了我的生命之中。直至十六歲那年,考獲了獎學金。但當時在音樂和學車之間選擇了後者,或許成為了人生裡其中一個做錯了的選擇(笑)。

 

 

猶記得Phil在去年三月派上《買不到的快樂》時,就已經說過要「減產」,多出來的時間,是否促成這個「Berklee之旅」的關鍵?

 

Phil:在去年宣傳《買不到的快樂》之後,公司同事有一天曾經問過,究竟自己有甚麼事情很想做呢?那一刻,未有成事的Berklee暑期班之行,頓時浮現於腦海之中,於是大膽向公司提出了這個想法,最後便有「重讀興趣班」的出現。

 

在Berklee College of Music裡,是否收穫到海量的技巧,讓自己在演繹作品時更得心應手?

 

Phil:歌唱技巧上透過一些課堂練習,固然提升了不少,但重讀興趣班過後,更是將自己一些習慣改掉了,例如在咬字方面,不一定每每也要字正腔圓,力度亦應有輕重之別,全在於表達的方式能否配合歌曲的推進。

 

「Story telling」的重要性,是我在Berklee之旅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。的確,任憑編曲再千花百巧也好,旋律再高低跌宕也好,沒有好的故事貫穿其中,最終亦只會淪為空中樓閣。

 

 

能跳出Comfort Zone已經很難,而Phil不僅跳出了,還狠心敲碎了自己十多年來對音樂的想法和習慣,難度堪比徒手攀越珠穆朗馬峰。

 

Phil:對,再完成這課程後,在思想上的確改變了很多,甚至如果能重新再來,在很多作品無論在創作還是演繹上也會很不同。特別是在其中一節課裡,教授問到:

 

「何謂一個成功的歌唱事業?」

 

思海為此翻起了千尺巨浪。唱盡所有類型的歌曲?因為音樂而腰纏萬貫(很想要吧:P)?橫掃各大頒獎禮?我們往往忽略了音樂最簡單、最直接的功能——「Story telling」,能讓樂迷投射到歌曲世界之中,同喜同悲,才是最能打動人心,也許就是音樂的真締。

 

然而,這是需要經過長年累月而來,透過聰取大量作品,我們可以從中學習到情感表達的方法,還有說故事的技巧。在波士頓的數個月裡,Stevie Wonder、Michael Jackson、Justin Timberlake,就是我的師長。

 

 

《Finding Charlie》就是這趟旅程的總結?

 

Phil:這張大碟不單記錄了自己回到校園的點滴,亦是自己在音樂上轉變和成長的最佳見證,由技巧、題材、曲風到樂器的選取,跟從前的林奕匡也有著天淵之別。還記得在登上離開香港的客機之前,仍收到同事的短訊,叮囑自己在這段時間之中,要好好的創作,以新歌作為伴手禮。

 

新唱片中除了《買不起的快樂》之外,都是寫於波士頓?

 

Phil:當然!不然的話便是作弊了(笑)。其實在創作大碟的時候並沒有考慮太多,隨心而行,我手寫我心。這次重讀興趣班,又不是要向過往的自己發出蒸發密令,也不是要做一些自己從來未有涉足過的音樂種類,而是要將自己的音樂混和新的元素,調製出讓樂迷耳目一新的作品。《Finding Charlie》所以成為這張大碟的名字,不在於自己能否時光倒流到三十年代,跟Charlie Parker打個招呼;Charlie Parker,是我音樂路的起點,代表著的,是我的初心。到Berklee這裡,不但是朝聖,不但是進修,還是要完成當日未完的事,找尋林奕匡十六歲時的身影。

 

監製Edward Chan亦特意來到波士頓,進行這張大碟的錄音工作,慢慢去試,用新的方法、新的思維,唱出新的意念,為樂迷送上全新的林奕匡。

 

但人在外地久了,會感到孤獨嗎?《孤獨的對岸》又是由此而來?

 

Phil:這是我在波士頓第一首完成的作品,亦是其中一首自己非常有信心的歌。沒錯,如果我對一首歌曲懷有信心的話,是會為demo譜上歌詞。而這首歌最初的名字是《Lonely Boi》,的確是我在獨處的時候而寫的。

 

聽著悠揚的色士風獨奏,狀甚享受,絲毫不覺孤寡清冷的落泊。其實是因為在那一刻,眼前即使空無一人,在地球內總有人在想念自己,跟自己連成一線。那時候在Berklee一角等待結他手Mike回來的我,想到太太、想到歌迷,便不感孤獨,最後更完成了這首歌的創作。

 

《孤獨的對岸》亦是一首自己非常滿意的作品,從頭到尾,由歌曲的結構、段數、推進速度再到色士風的獨奏部分,也獲保留,demo跟現在各位樂迷聽到的版本,差別可能只是由我填寫的《Lonely Boi》變成了Oscar的廣東歌詞,三言兩語之間,就把我心中所想和盤托出。

 

 

大碟之中哪一首歌的創作過程最為艱辛?

 

Phil;大概是《宇宙兄弟》了吧,揉合了Neo Soul和學院內的風格,形成了這充滿「Berklee Funk」味道的作品,將歌曲的編曲和推進放得更大,寫得更誇張。

 

但其實最困難的地方,正正就是自己跟Mike以及監製Edward早早定下了這個方向,因此在創作旋律時便要遷就複雜的編曲和結構。我們三人奮鬥了數天,才完成了這首歌的創作。

 

經過這數個月的進修過後,對於Phil日後創作的方向又有改變嗎?

 

Phil:是的,林奕匡一向給樂迷的印象都是十分正面,滿是正能量;而在這張大碟中,卻收錄了《黑方格》這闋「放負」的作品。有時候,我們不需多講話,社交網站上一個黑色小方塊,更勝千言萬語。

 

可是,我們在往後的創作裡,卻沒有打算調整一向隨心而行、說盡心中所想的方針。我們反倒會更著重說故事的形式,配上最合適的音樂風格,表達出最真摯的情感,引發更多樂迷的共鳴。

 

雖然這趟旅程找不到Charlie Parker的身影,但Phil經過這回重讀興趣班後,尋回了往日受著Charlie Parker薰陶的那個少年版林奕匡,拾回了初心,再度出發,向音樂的真諦邁進。

 

《變廢為寶》薛之謙

《變廢為寶》薛之謙

詳情 Details
Screenshot_20210720_103431

黄品源 - 我在北京过了冬 [mqms2]

《我在北京過了冬》黃品源

詳情 Details
Screenshot_20210720_103456

《並不是夕陽美景》Control T

《並不是夕陽美景》Control T

詳情 Details
Screenshot_20210720_1034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