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on-fbicon-igicon-youtubeicon-weibo

為音樂服務

返回 Back

【FreShMAn 獨家專訪】萬芳 歌者修煉手冊

“相見恨晚,肅然起敬” 如果在這個年代還被當做一回事,那萬芳的歌於我就是一股淹沒在記憶好一陣子以至於被遺忘的清流。在流行音樂已愈飽和的今天,具有時代意義的話題很難在音樂中找到,而商業化的嘗試卻層出不窮。萬芳在歌唱的路上從不急切、諂媚,而是一步一腳印地嘗試、探索,但呈現的每一首作品都是不羞於發行的精品。

 

 

在她的分享裏,關於歌唱、音樂、演藝的一切都是完美地貼合我所想象的,作為歌唱藝術家——歌者的形象。整理和她對話的隻言片語,除了想分享她一如既往高質的專輯外,我更希望喚醒某些記憶:這個世界上這樣的萬芳,這樣地一直在做音樂。

 

天賦有限,學海無涯

萬芳作為資深的歌手,靠聲線吃飯的電台DJ,也曾是對於發聲要求嚴格的舞台劇演員,尚且不囿於自己的聲音天賦。她提到:天賦是老天爺賜的禮物,早期的自己常常使用先天優勢,但逐漸長大之後天賦會被磨損,需要持續進步。

 

在一些訪談中萬芳也提到,她近年會持續會找不同的聲音教練(vocal coach)上課。從萬芳的作品中也能看得出,她從未放棄雕琢自己的天賦,不斷地在發掘聲音的可能性。電影《花樣》中的曲目《一代妖嬌》、《歌妓祭鬼》為了配合電影敘述的時代,結合南管曲調編曲。而南管作為福建泉州一代具有千年歷史的抒情樂曲,除了講究咬字吐詞、歸韻收音,萬芳更要演繹出陳意涵和陳妍希的角色——作為青樓女子的才藝與深情。作為用福建泉州方言的演唱形式,在語言上也需要做調整。需要兼顧演繹各種不同的藝術形式,不斷地學習和練習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

 

故事在左,人性在右

2018年發行的專輯《那些美麗的相遇》中收錄了12首“長相非常特別”的影視作品的曲目。誠如她所說,這張專輯的每一首歌都是風格迥異的,而萬芳用她極具戲劇性的聲線完美詮釋出每個故事的精髓。

 

《夏天的秘密》是萬芳自己的作品,和講述自閉症兒童故事的《溫蒂的幸福》電影劇本创作理念不谋而合。關愛弱勢族群看來是遙遠的話題,但從小是左撇子的萬芳明白作爲“少數”的感受。曾聼她跟説過:“每個人都會在某個方面,某些處境下是‘少數’、‘弱勢’。”,難怪《夏天的秘密》能唱出“多數”人都有個共鳴的清淡而揮之不去的孤寂感!

 

提到作為演員和歌者的區別,她認為歌者需要概括整個故事的情節而非作為既定的一個角色。但在《雙城故事》中,她既是演員,也是歌者。作爲演員,歌曲《love yourself》是一個母親的角色跟女兒的叮嚀;作爲歌手,那同時也是獻給歌迷的作品;作爲普通人,也是她跟朋友的日常對話。能將一份歌詞演繹得如此豐富,我認爲除了解讀劇本,更需要的是一個藝術家對於人性的深入觀察和詮釋。

放掉過去,路漫歌長

 

 

《時間仍然繼續在走2018》中,萬芳加入了新詞:“告別回不去的從前”。對於告別,萬芳也很真誠提出自己的想法。在看到這幾年身邊很多朋友的離開,社交平台上大家似乎都在為了抓住某個瞬間而耿耿於懷,她認為大家必須學習放掉:放掉“既定印象的關係,關係的既定印象”,學會隨時更新關係和自己。

 

具體到自己,她也很坦蕩地表示可以“放掉”以往的作品。回看過去的作品一定會有很多不滿意,但很多時候那些作品非常誠實地、赤裸地反映是呈現當時的狀態和情感,以及當下的世界,那些不滿意反而是最真實、最完滿的結果。人生能做到如此豁達的確不易,但每每聼起《時間仍然繼續在走》,似乎感覺再放下過去的途中有一個路人伴我同行——她不是親人,不是朋友,而是一個歌者在歌唱。

 

 

後記:

實體唱片行業日漸蕭條,一個唱片發行的背後似乎往往需要經過精密思考的理由。問起集中收錄影視作品曲的目的,萬芳平靜道:“這些歌曲是近幾年來她與影視作品的嘗試,於是想到收錄到自己的實體專輯中。”在我看來,萬芳是大氣的、坦誠的。歌足夠好聽,有所突破,不正是發行實體唱片最必要的理由嗎?

 

文:Trista

攝:VeryBrutus

 

特別鳴謝:後台 Backstage Café 

 

 

《把悲傷留在山上》After 10

《把悲傷留在山上》After 10

詳情 Details
FB_IMG_1583076310624

《重聚那一天》Pandora

《重聚那一天》Pandora

詳情 Details
Screenshot_20200301_232611

《不能回家》謝雅兒

《不能回家》謝雅兒

詳情 Details
500x500